非部落时代的部落团体——现代部族意义统摄下的足球观众群落

路云亭

    自然界中的诸多生物都在用自己的眼睛在感受这个世界,世界由此而变成了一种由看与被看主体构筑成的空间。当观看足球赛事就成为人类的一种自然行为之后,足球的戏剧性内涵就得以体现。在看者的立场上考量,球迷的地位居于首位,可以深度地介入足球赛事,并在较大程度地干预赛事进程乃至比赛结果。现代足球具有强烈的聚会功能,足球一旦脱离了量观众,便会变成一种隐私性、个体性、孤绝性的身体修炼技术。只有经过球迷群体的集团滤导,足球的现代才得以产生。现代足球更近似一种超越现实意义的新型神话,而完成其神话功能构建的主体成员仍是球迷群体。球迷是一个具有独立意义的社会群体,现代社会中球迷已经成为一种脱离了世俗干扰的人士,他们就像现代都市中的新型部落人员一样,正在构建一种虚拟性、精神性与想象性的世外桃源。